<acronym id="m7neb"><tr id="m7neb"><label id="m7neb"></label></tr></acronym>
  • <output id="m7neb"></output>

    <u id="m7neb"><sub id="m7neb"></sub></u>

      <input id="m7neb"><big id="m7neb"></big></input>
        <small id="m7neb"><tr id="m7neb"></tr></small><small id="m7neb"><tr id="m7neb"></tr></small>
          <bdo id="m7neb"><pre id="m7neb"><delect id="m7neb"></delect></pre></bdo>
        1. <wbr id="m7neb"><ins id="m7neb"><p id="m7neb"></p></ins></wbr><output id="m7neb"><big id="m7neb"><strike id="m7neb"></strike></big></output>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網站地圖
          W020110719584881254393.gif
          您目前的位置:佛教在線>首頁 > 每日文摘 > 網友文摘內容

          杯渡禪師及其與湖北監利天竺山北洲寺的故事

          2019年08月21日 10:14:00 佛教在線 點擊:0

          作者:任茂禮

          杯渡禪師為南北朝劉宋時期來自天竺的佛教僧人,“不修細行,神力卓越,世莫測其由來”(《大藏經·梁高僧傳·卷十》)。而“杯渡”與湖北監利卻有一段特殊因緣,據清同治《監利縣志·北洲寺碑記》載云:“迨后西竺僧普慧杯渡江上,飛錫峰頭,爐無火而自燃,泉有寶而常聚,迄今鄉人猶嘖嘖以為美談。此天竺山北洲寺之所由名也。”這段記載至少透露了兩個重要信息和留下了一個懸念。

          兩個重要信息:一是杯渡游方監利不是無緣無故而來,而是運用神通有所指向而來。碑記“飛錫峰頭”,是說杯渡用神通導向來到天竺山北洲寺的。據說杯渡游化四方,凡測度勝地的時候,常用“飛錫”神通,就是把袈裟包裹錫杖扔向空中,錫杖飛向之處便是游化之勝地。杯渡禪師既然“飛錫”而來,天竺山北洲寺必是勝異之地。此外,“爐無火而自燃,泉有寶而常聚”,也是說杯渡運用神通的事,據監利縣《周老嘴鎮志》記載,天竺山北洲寺至今有“百寶泉”遺址尚存。二是北洲寺古為“馬伏波祠”(祭祀漢“伏波將軍馬援),自杯渡駐錫后遂更名為“北洲寺”;北洲寺所在地更名為“天竺山”,且天竺山所在地亦取名為“天竺村”,一直沿襲至今已1600余年,紀念天竺圣僧杯渡的文化主旨鮮明久遠,說明杯渡曾在這里游戲神通,傳播佛法的影響之大。

          至于一個懸念,即天下之大,天竺圣僧杯渡禪師為什么要“飛錫”來監利縣天竺山北洲寺呢?有何大事因緣?恐怕至今世人不明。其實答案早已于1600年前伏筆在杯渡的傳記中。《大藏經·梁高僧傳·卷十(神異下)杯渡》:“至南州杯渡,期當騎蘭之日。爾日早出,至晚不還,陳氏明但見門扇上有青書六字云:‘福徑門,靈人降。’字勁可識。其家杯渡遂絕跡矣。”“南州”,指楚南之地,晉時指荊州。監利舊時屬華容縣,華容屬荊州,舊華容縣的縣城古名容城,就在天竺山西南。2018年5月,天竺山北洲寺出土石碑一塊,碑銘文云:“天竺山北洲寺,古名容城北門古寺。”因此,此“南州”當是指杯渡駐錫天竺山北洲寺附近的荊州華容容城古治一帶,且杯渡于荊州其他地方并無行跡。“福徑門,靈人降”,徑,疾也。靈人,指大福大德的人,也指神仙。是說大福很快就要降臨這戶人家,出一個大福大德像神仙一樣的人物。“陳氏”指陳姓人家,具體陳姓名誰沒有記載也無從考究。“杯渡遂絕跡矣”,是說杯渡在為陳氏人家作“福徑門,靈人降”之懸記后便絕跡了。由此可見,杯渡之所以“飛錫”天竺山的“大事因緣”,就是為容城古治陳氏人家將有大福大德的雄杰出世而“顯現神奇,遙記方兆”的。因此,杯渡在完成了為靈人降世提供必要環境,傳西域佛法,建佛教伽藍,并“遙記方兆”后即行隱退了。就在百年后的梁武帝大同四年(538),果然有人天景仰的高僧,人稱“東方小釋迦”,后成為佛教天臺宗祖師的智者大師在容城古治陳氏人家降誕,法名智顗,俗名陳德安。

          陳氏徐母生智者大師前,曾夜夢五彩祥云縈懷,又三夢口吞白鼠。智者大師誕生之夜,室內無燈自明、光照粲然,直到隔天早上。正當陳家為再度添丁、準備殺豬宰羊大事慶祝一番之際,意外發現火滅湯冷,始終無法生火燒開洗擒豬羊的用水。適巧,當時有兩位僧人扣門相告,對陳父起祖公說:“善哉!善哉!府上小公子宿植德本,日后將出家為佛門龍象。”大師相好天生,眉分八采,目耀重瞳,有古帝王之相。自幼“臥便合掌,坐必面西”。稍長,大師一見佛像便虔誠禮拜,每逢僧人必恭敬以待。七歲時,大師隨母往北洲寺禮佛,得寺僧口授《普門品》,大師將讀過一遍即能背誦,開顯宿慧!

          “法不孤起,仗境方生。”凈土宗十三祖師印光大師說:智者大師乃“古佛應世”。天竺僧杯渡禪師飛錫天竺山北洲寺,可以理解全程是為了智者大師“古佛應世”而來。而且據杯渡傳記記載,杯渡禪師在來監利天竺山之前,還專程去過浙江天臺山,為何去天臺山,去天臺山干了什么均無記載。但天臺山是智者大師的成就之地,歸宿之所。天臺山定光禪師曾于數十年前,即智者大師尚未出家時,就夢境中予其懸記:“汝當居此,汝當終此”。杯渡禪師之詣天臺山,莫不也遙知智者大師的全部生命軌跡,從遙記降誕到興建伽藍,成就法緣,到中興天臺,歿于天臺,與之作個從始至終的關懷?

          總之,杯渡禪師與監利天竺山北洲寺的這段特殊因緣神奇而瑰麗,惜文獻資料甚少,民間逸聞也尚待挖掘。故就《大藏經·梁高僧傳·卷十(神異下)杯渡》整理的白話故事輯錄如次,供相關文化愛好者參考,冀有所裨益。

          杯渡這個人,不知他姓啥名啥,因為他常常憑借一只大木制杯子渡河,所以都稱他為杯渡。當初他住在冀州(今河北、河南一帶),行為舉止不拘細節,有著超凡的神力,誰也不知他是什么地方來的。

          他曾在北方寄宿在一戶人家,這家有座金身佛像,杯渡未跟主人招呼,拿到后要帶著出走。主人發覺后便去追他。見他走得很慢,但是馬跑得再快也追不上他。到了孟津河(今河南孟縣境)時,杯渡把木杯漂在河水上,自己就憑著杯子過河,用不著風帆與船槳之類,行駛起來卻輕快如飛,不大一會兒就到了對岸,來到了京都。當時他有四十來歲,穿得破破爛爛,真可謂衣不蔽體。言談舉止,喜怒無常。有時鑿開冰凍用冰水洗澡,有時穿著草鞋爬山,或者赤著兩腳逛鬧市。他除了帶著那個蘆草囤子外,身上別無他物。

          他曾到京師(今南京)延賢寺法意道人那里居住過,法意把他安置在另外一間寺房內。后來他要去瓜步江(屬南京),到了江邊,跟船夫說自己要渡江,船夫不愿意讓他上船,他只好又將雙腳放在木杯里,顧盼自如談笑風生,杯子自然地向前飄行,直到對岸。登岸之后向廣陵(今揚州市)走去,路上遇到姓李的村舍,李家設八關齋,杯渡過去并不認識李家,他進院之后直奔齋堂里面坐下,把那個蘆葦囤子放在院子中間。大家因為他形貌難看,都無恭敬之心。李見蘆葦囤子擋道,欲移到墻腳下,但是好幾個人都拿不起來。杯渡吃完飯之后,提起來就走,而且笑著說:“四天王李家!”這時有個仆人瞧見囤子里有四個小孩,都是幾寸高,生得面目端正,衣服鮮艷潔凈。于是就追了出去,但追不上不他知到了何處。第四天,見他坐在西邊的蒙龍樹下,李便客客氣氣地把他請到家里,天天供給他好吃的。杯渡不太講究戒規,喝酒吃肉,以至于率辛辣腥葷,都跟平常人沒有什么區別。百姓將這些東西送給他,愿意要就要,不想要就不要。

          沛郡(屬安徽)人劉興伯是袞州(屬山東)刺史,派人邀請杯渡,杯渡帶著蘆草囤子就來了。劉興伯派遣的那個人仰著臉看,見杯渡比十多個人疊在一起還要高,劉興伯自己看時,則只看到一件破僧衣與一只木杯。

          后來李家又請他回去住了二十多天,一天早上他忽然說起,想要一件袈裟,并要他們中午時必須辦到。李即令人趕緊操辦,到了中午也沒辦成。杯渡說要暫時出去一會兒,結果到了晚上也沒回來。到處都聞到有一股奇異的香味,人們懷疑杯渡在作怪,四處尋找他,只見在北面山巖下面,他身上蓋著破袈裟,躺在那里死了。在他的頭前腳后以及背上,生著蓮花,極為鮮艷、芬芳,經過一晚上又枯萎了。村里的人一起把他殯葬了。第三天,有人從北邊回來說,他看見杯渡背著蘆草囤子,正往彭城(今江蘇徐州)走。大家去打開棺材一看,只見到里面有杯渡穿的那件破衣服。

          杯渡到了彭城后,見到一個叫黃欣的平民百姓,黃欣虔誠地信奉佛教,他向杯渡行禮拜見,請他到了自己家里。他家極窮,只有糊口的米飯而已,但杯渡吃起來很坦然、很有滋味。住了半年后,杯渡忽然對黃欣說:“你去找三十六只蘆草囤子,我要使用。”黃欣答道:“我家里能有十來只,又沒錢去買,恐怕弄不到這么多。”杯渡說:“你只管去找一找,把家里有的都拿出來。”黃欣便去到處搜拾,果然找到了三十六只,都擺在院子里。數量雖然不少,只是大都破敗了。杯渡讓他挨個看一看,一個個全已變成了新的。杯渡將囤子一個個地封閉好,然后告訴黃欣去打開,便見里面都裝滿了錢與綢緞,能值一百來萬。一個有見識的人說,這是杯渡使用分身法,到別地方化緣得來的,又轉手送給了黃欣。黃欣接受了這些東西,都捐給了寺廟。過了一年多,杯渡向黃欣辭行,黃欣便為他準備了干糧。第二天早晨,見干糧都放在那里,杯渡卻不知哪里去了。

          過了一個來月,杯渡又到了京都。當時潮溝有個叫朱文殊的,年紀輕輕信奉佛教,杯渡經常來到他家。文殊對杯渡說:“弟子死了之后,愿您能夠救濟我的靈魂,如果脫生在好地方,來生我愿成為一個僧侶。”杯渡沒吱聲。文殊很高興,以為佛法使其沉默,就是已經應允了。

          杯渡后來東游到了吳郡(屬浙江江蘇),路上遇見個釣魚的,便向他要魚。釣魚的給了他一條死魚,杯渡放在手上弄了幾下,又把它放在水里,這條魚便搖頭擺尾地游走了。又看見一個用網捕魚的,又去跟他要魚。打魚的罵了一頓不給他。杯渡便撿起兩塊石子扔到河里,立即有兩頭水牛在那個人的魚網里頂起架來,網碎了,水牛不見了,杯渡也已經不見蹤影。杯渡走到松江,便仰臥在水上,漂流到了對岸。路過會稽(屬浙江)剡縣,登上了天臺山。幾個月之后又返回了京都。不久,他又到處云游,去什么地方,住在哪里,都不一定。有人邀請他時,或者去或者不去,也不一定。

          當時南州(指荊州或江南一帶)有一家姓陳的,衣食豐足,杯渡到了他家,很受歡迎與優待。聽說京都城里也有一個杯渡,陳家父子五人都不相信,便到京都去看個究竟,果然看到城里那個與自己家里的杯渡一模一樣。陳家父子買了一盒蜜姜給城里這個杯渡吃,還給他準備了刀子與陸香之類,只見他把蜜姜全吃光了,其余的東西仍然放在面前,父子五人懷疑他就是自己家里那個杯渡,便留下其中兄弟二人住在京都守視這個杯渡,其余三人立即趕回了家,見家里的杯渡還與過去一樣,并且面前也有陸香與刀子等,不同的地方只是他還沒有吃蜜姜。他對陳氏說:“刀子太鈍了,給我磨一磨。”留在京都的哥兒倆回來說,城里那個杯渡已遷移到靈鷲寺去了。家里這個杯渡忽然要了兩張黃紙,在上面寫了些不成文字的東西,將兩張黃紙的背面合在了一起。陳氏問他寫的是什么文章,杯渡沒有回答,一直不知他這是什么意思。

          當時吳王的部屬朱靈期出使高麗(古朝鮮)回國,途中遇上大風,航船漂蕩了九天,到了一個島邊,島上有山,山非常高大,朱靈期等上山撿柴,見路上有人家,他便領著大家沿路乞討。走了一千多里遠,聽到鐘磬敲的聲音,又見香煙繚繞,于是都說有佛寺在此,要去禮拜。不一會兒,便見有座寺廟出現在眼前,寺廟輝煌壯麗,多由金銀瑪瑙等七寶鑲嵌而成,極為莊嚴。又見寺廟前面有十多個石人,他們都進行了禮拜。往回去不多遠,聽到誦經的聲音,回頭一看,誦經的好像就是那幾個石人。朱靈期等互相說:“這一定是得道的僧人,我們是造業障的人,所以看不見他們。”于是便竭誠地懺悔了一番,再往前走便見到了真的人。他們為朱靈期等準備好了飯,吃起來味道就是普通的菜,但比普通的菜香美多了。大家吃完了,都叩頭禮拜,請求幫他們盡快返回故土。其中有一個僧人說:“這個地方距離京都有二十多萬里,但是只要心誠,就不愁不能迅速回去。”他問朱靈期:“認不認識杯渡道人?”答道:“非常熟識。”他便指著北墻——那里有一把壺,掛著錫杖與缽子——說:“這是杯渡住的地方,現在托你把缽子帶給他。”他還寫了封信裝在信封里,另外還有支青竹杖,一并交給朱靈期,對他說:“只要把這支青竹杖扔進船前面的水里,閉上眼睛靜靜地坐著,不用費力就能叫你們很快到家。”于是辭別,叫一個小和尚送他們到門口,告訴說:“沿著這條道走七里就能到你們停船的地方,不用從原先的路回去了。”照他的話往西轉,走了七里左右便到了船上。又按他的要求一一照辦后,只聽到船從山頂樹上飛過的聲音,根本聽不到水的響聲,經過三天,到了石頭淮便停了下來,那支竹杖也不見了。船入了淮河,行駛到朱雀口,便見杯渡騎著大航蘭,用木棰敲著它說:“馬兒呀,你為什么不走!”圍在岸上看熱鬧的人非常多。朱靈期等人站在船上遠遠地向他行禮,杯渡便自行下到船舫,來拿書信和缽子。他打開信來看,上面的字沒有人認識。杯渡大笑道:“讓我回去呢!”他拿起缽子拋向天空,又伸手將它接住,說:“我不見此缽已有四千年了!”杯渡經常住在延賢寺法意那里,當地人們以為這只缽子是奇異之物,都爭著去看。

          還有一種說法是,朱靈期的船漂到一座窮山下面,遇見一位僧人走來,自稱是杯渡的弟子,從前拿著師父的缽子死在冶城寺里,如今托你(靈期)把缽子送還師父,只要叫一個人擎著缽子坐在船的前面,就能安安穩穩到家。朱靈期照他說的辦,果然全船人都安全地回來了,船至南州看到杯渡時,正趕上他騎蘭的那天。那天早上杯渡從陳家出來,直到晚上也沒回去,第二天天亮,陳氏只見門上寫著六個黑體字:“福徑門,靈人降。”筆體蒼勁有力,可以認定是杯渡寫的。陳家那個杯渡于是絕跡了。

          京都那個杯渡往來于深山與城邑之間,經常念誦神咒。當時庾家一個長年丫環偷了東西逃跑了,四處抓不到,便去詢問杯渡,杯渡說:“此人已經死了,在城外江邊的一座空墳里。”到那個地方一看,果然跟他說一樣。孔寧子當時是黃門侍郎(皇帝侍臣),因患痢疾待在家里,他派人請杯渡治病。杯渡念完咒語后說:“很難治愈,現在有四個鬼纏著你,都是被砍殘了的。”孔寧子哭泣著說:“當初孫思(五斗米道首領)作亂,他家被軍人攻破,父母及叔叔都被砍死。”孔寧子果然死了。又有個叫齊諧的,妻子胡氏的母親病了,許多人治療都沒治好,他便請僧人念經還愿,其中一個僧人勸他去請杯渡,杯渡請來后,念了一遍神咒,病人立即痊愈了。齊諧把他當師父服侍,于是為他作傳,傳記中寫他始終這么神奇,具體事例無法一件件都寫進去。

          (南朝劉宋)元嘉三年(426年)九月,杯渡辭別齊諧要去江東,留下一萬錢的東西放在齊諧家,請他為自己營造 房子,于是就走了。去到赤山湖(今江蘇句容市)時,因患痢疾而死了。齊諧立即為他造好了齋堂,并把他的尸體接回來,安葬在建康(南京)覆舟山上。

          到了元嘉四年(427年),有個吳興(屬浙江)人叫邵信的,虔誠地信奉佛教,他染上了傷寒病,沒有人敢給他看病,他便悲泣著念叨觀音菩薩。忽然看見有個僧人走來,說是杯渡的弟子,跟他說:“不要憂慮,我師父一會兒就來給你看。”邵信答道:“杯渡早已死了,怎么能夠來呢!”僧人說:“他要來,又有什么難的。”便從衣帶的一端取出一盒左右的藥面,給他服了下去,頓時病就好了。又有個叫杜僧哀的人,住在南崗下面,過去長時服待過杯渡,他兒子現在病得很厲害,思念起杯渡來,遺憾杯渡不能來為他兒子念神咒。第二天,突然看見杯渡來了,說話跟從前一個樣兒,當即給他念起了咒語,病重的兒子便痊愈了。到了元嘉五年(428年)三月,杯渡又來到齊諧家,呂道惠、聞人恒之、杜天期、水丘熙等(當時的名士)一起見到了他,都很驚訝,急忙站起來向他行禮。杯渡告訴眾人,說年內會有大災禍,要殷勤奉佛與積功德。法意道人很有德性,可以去找他。修繕原來的舊寺廟,以求免除災禍。不一會兒,門口有個僧人召喚他,杯渡便告辭而去,臨行時說:“貧道將要去交廣(交州廣州一帶)之間,不再來了。”齊諧等人頻頻致禮,依依送別,杯渡從此絕跡。不久,世間也有傳說時常有人看見他的。

          (據《嘉慶新安縣志》卷之十八勝跡略云:杯渡“憩邑屯門山,后人因名曰杯渡山。復駐錫于靈渡山,山有寺,亦名靈渡寺。”“新安縣”即今深圳市;“屯門山”即今香港青山。“杯渡仙蹤”曾列入新安八景之一。青山禪院位于香港屯門區,寺內的遺跡有杯渡庵、杯渡禪像等。)

          歡迎投稿:

          Email: news@fjnet.com(國內)  fo84000@gmail.com(國際)     在線提交
          QQ:983700265    電話:010-51662115轉8005      論壇投稿

          免責聲明:

          1.來源未注明“佛教在線”的文章,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佛教在線立場,其觀點供讀者參考。

          2.文章來源注明“佛教在線”的文章,為本站寫作整理的文章,其版權歸佛教在線所有。未經我站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及營利性性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歡迎非營利性電子刊物、網站轉載,但須清楚注明出處及鏈接(URL)。

          3.除本站寫作和整理的文章外,其他文章來自網上收集,均已注明來源,其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權益的地方,請聯系我們,我們將馬上進行處理,謝謝。

          收藏本頁】【打印】【關閉

          要 聞

          更多>>

          投稿:010-85285027   信箱:(國內)  (國際)   QQ:2326936829

          傳真:010-51662115轉8013    客服信箱:   客服電話:400-706-8559   客服QQ:847698935   在線留言   

          吉祥寶塔迎請:15117935615   010-51662115轉8026  010-51656995

          祈福   佛教在線(www.rx886.com)網絡聯系人:子桑   聯系電話:010-85285027

          辦公地址:北京朝陽區外館斜街甲1號泰利明苑  郵編:100011  乘車路線及地圖

          網站地圖  義工報名  QQ:847698935  QQ群:21264446  招聘   技術支持:010-51662115轉8023

          京ICP證020416號-14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4359號 Copyright ©1996-2012 佛教在線版權所有

          妓千院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