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17gzk"></code>
    <th id="17gzk"><video id="17gzk"></video></th>
    <code id="17gzk"></code>

        <th id="17gzk"></th>
          注冊 VIP 會員
          會員中心
          佛門祈愿 福滿人間:
          《來自佛門的吉祥祝福》祈福珍藏冊 迎請電話:010-51656995、 010-51385788;QQ:179518763;郵箱:qf@fjnet.com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網站地圖
          middle_nav_logol.gif
          您目前的位置:佛教在線>首頁 > 評論薈萃 > 李向平

          李向平教授:寺院經濟是佛教影響社會的基本路徑

          2009年02月14日 13:14:57 佛教在線 點擊:0

          一.佛教應當受益于當代中國的發展

          當代中國的社會變遷和經濟發展,佛教和其他社會階層一樣,大受其益。中國當代的寺院經濟,就在這樣一種社會背景下得以逐步發展起來,已經逐步建構為一種具有合法性的宗教經濟形式,備受宗教界和社會各界人士的關注。然而,對于中國當代寺院經濟,常常局限于片面的道德批評,而忽略了其中的社會意義,未能從佛教作為一種社會實體“走入” 社會的角度,對寺院經濟在當代中國社會中的存在和發展進行考慮。歷史上的寺院經濟,即為佛教僧團引進印度、西域寺院經濟模式,并加以中國化之后佛教組織的存在基礎,這種事業,既能超越個人慈善行為的分散性,亦能夠超越宗族、社邑公益那樣狹隘的“內部人互助”性質,成為面向社會的、民間的、有組織的公益行為的主要形式。所以,歷史上對于但是寺院經濟及其舉辦公益事業的批判,主要是出自于皇權主義視野,“官督寺辦”,從而使寺院經濟所能進行的公益事業本身,就帶有朝廷官府借此耗散寺院財力的動機,故而在歷朝歷代出現了抨擊寺院經濟勢力的正統觀念。

          實際上,佛教經濟活動中,本來可以呈現出一種特殊的社會意義,以一種自立于國家與市場之外的宗教行動邏輯,基于佛教經濟而建構一種社會倫理、關懷信眾乃至社會公益。所以,與其去批評寺院經濟所帶來的所謂世俗化、商業化各種假相,還不如對佛教經濟所能建構的社會形式、及其表達的社會意義,努力做到真實的理解。這就要基于一種社會性的邏輯,把佛教經濟置于一種社會倫理、經濟生活的大背景中來分析,本著宗教-社會的利他主義觀念,來對待寺院經濟所具有的善行義舉。這種思維邏輯,能夠理解寺院經濟及其所能做成的善行義舉,是一種發出己愿、利他情操,而從事一種追求公共利益的志愿服務。其中,佛教經濟及其慈善事業,既內涵了上述倫理意義,同時又能呈現與國家相對應而言的社會行動邏輯,致力于為佛教獲致一種國家與市場之外的公共意義。

          二.自古迄今,佛教與經濟具有不解之緣

          寺院經濟或稱之為佛教經濟的發展,原本就是中國佛教的一個傳統。一般的說來,佛教系統與世俗人間常常具有兩大關系,其一,是經濟范疇,其二,屬于宗教范疇。寺院以布施物(即僧伽的常住物)放債,無疑也具有宗教意義;那些忘記了償還這類債務的人,將會暴卒,他們將轉生到地獄、牛或寺院的奴婢。  在圣俗兩個世界并非迥然分異的傳統語境中,寺院經濟中本來就包含有深刻的宗教意義。佛教寺院的法施、財施等公益活動,往往基于寺院的經濟活動而具有招徠信眾的目的,可以被視為體現其宗教信仰特性的公益活動,所以,佛教的社會-經濟事務本身,就具有了一定的宗教、功德性質。更深一層的意義是,這種佛教寺院的經濟活動,在其社會本質層面,具有解決整個社會財富分配不均的具體意義。盡管當代中國的佛教經濟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了這種傳統的經濟意義,但它們在當代社會急需社會公益服務的時代,它們可以針對當代社會公共服務之不足、分配之不均,而被作為社會公益事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這就是說,宗教經濟活動及其社會公益活動,常常是一個宗教進入一個社會的基本路徑,它們對宗教參與社會的程度及其信仰者的宗教消費關系,具有基礎作用。佛教并不把財富分為“天堂”和“塵世”兩種,但是佛教卻準確地洞見了佛教經濟在社會經濟活動中的兩重性,并對佛教經濟活動的社會功能進行了相應的制約。它要通過佛教特有的經濟活動,走出傳統的寺院,進入真實的人間社會。這是一個基本的入世路徑。中國當代宗教的發展,國家制度的安排之中,就包含有宗教組織實行自養的政策,這就是宗教團體和寺觀教堂可以興辦生產、服務、福利等事業等第三產業。國家也在具體措施上給予優惠,如對宗教土地房產免征土地使用稅和房產稅,對宗教活動場所的門票收入免征營業稅,并要求城市建設中處理宗教房地產問題要照顧宗教界利益,等等。

          三.寺院經濟是佛教發展之必需

          為此,宗教可以從四個方面去為經濟工作服務。第一,通過思想使信教群眾在本職崗位上做好工作;第二,關心信教群眾脫貧致富;第三,推動宗教團體和寺觀教堂搞好自養;第四,力所能及地利用宗教界的優勢,為“三引進”(引進資金,引進技術,引進人才)牽線搭橋。在此機制的設計下,當代中國宗教界參與經濟活動已經在全國不少地方經濟生活中占據了一席之地。 由此呈現了中國宗教經濟活動的兩大邏輯,一是宗教直接參與經濟活動,一是社會經濟的發展,直接引導并且推動宗教發展自己的經濟事業。中國宗教作為免稅非營利組織類型,  可以在國家權力和經濟市場之外等社會空間之中,建構具有各個宗教特色的宗教服務型經濟,從而體現出各宗教經濟應有的社會性與公共性特征。在中國佛教的演進歷史中,三衣一缽、靠他人供養的現象,早已被佛教禪宗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農禪清規所取代。它為佛教適應社會的變遷,奠基了生存的基礎;它作為佛教存在的基本原則,卻能伴隨社會的演進而不斷的進化。只要佛教的信仰及其弘法利生的原則不變,“農禪并重”可以演變為“工禪并重”、或演變為“商禪并重”。貧弱不是佛教的本色。關鍵是佛教經濟的發展目的,是在于弘法利生,而不同于一般的商業經濟活動。現在社會上對于NGO或NPO的發展,往往具有一種偏見,即它們必定是無所經濟能力的,必定要依賴于其他經濟組織方才能夠進行社會公益活動。實際上,即使借助于商業活動邏輯,如果其目的始終在于宗教事業本身的發展,這本來就不應當引起誤解。一個致命的傳統觀念是,那些接受宗教、信仰宗教的人們,常常是社會弱勢群體,從而附帶地把宗教本身亦視為社會弱勢群體。這種觀念的根源,恐怕還是出自于經濟發展不足、把宗教作為生活之象征補償的傳統信念。從這個觀念出發,只有貧弱的宗教,才能提供精神補償。然而,現代社會的演變,往往是經濟的發展,可以導致宗教的發展;宗教經濟之發展,往往也能促進、強化宗教從事社會公益事業的能力。在此層面而言,宗教不是貧窮、弱者的同意語,而是貧窮、弱勢群體的組織依賴,而不僅僅是一個象征型精神依賴。這就需要一個強大的宗教力量為他們提供服務。信仰層面的終極關懷、宗教組織層面的解救能力,在此能夠整合為一體,建構宗教組織的制度性社會力量。 因此,現代佛教教團組織的興起,在很大程度上就改變了傳統寺院的生存空間與發展模式,加上現代化工商社會經濟資源的充實供應,讓大型寺院在發展上,可以各種宣教弘法的事業為號召,來籌集弘法活動所需要的相關經費,走向計劃性與行銷性的弘法模式。這種弘法模式,可以說是佛教對社會資源的主動出擊,是超出傳統寺院經濟的運作形態,涉及到不少專業的管理知識與操作技術,甚至有必要引進商業化的經濟方法。因此,佛教寺院的組織形態,必須隨著現代世俗社會的經濟運作模式發生轉變,不得不進入到宗教市場的競爭環境。 這些現象,說明當代佛教的經濟活動,無論是傳統還是當代,早已與佛教本身的發展緊密地結合為一體。尤其是二十世紀以來,中國佛教實施“人間佛教”的社會運動,從而也使各種類型的社會-經濟活動,成為佛教進入人間、服務社會的重要路徑。由此觀之,這就不是佛教經濟活動是否有益于社會經濟的發展和增長,亦不是佛教享受經濟發展的現有成果,去簡單地適應宗教消費者的宗教消費要求這一類的問題了。因為,寺院經濟之發展,本來就是佛教發展內在、必然的要求之一,甚至是佛教功德觀念本身所衍生出來的基本行動邏輯。關鍵的是,當代佛教組織如何能夠在制度設計層面,有效地聚集資源、利用資源,進行系統運作,使當代佛教經濟的運作機制,能夠呈現出當代社會所要求的制度理性,走出中國人基于個人崇信的功德文化經營模式。

          四.希望在于佛教制度的改革和完善

          不是佛教不能發展經濟,而是如何完善對佛教經濟的管理。否則,就會出現一些不利于“利合同均”的叢林傳統制度。所以,寺院經濟中最重要的問題,應當不是所謂的世俗化傾向問題。因為佛教超越體系,往往就是要在世俗與超越的整合之中方能體現它的信仰意義。最重要的問題,我以為,應當是佛教經濟的運作機制及其制度設計。佛教的經濟行動邏輯,與其他宗教經濟的行動邏輯一樣,它們作為非營利免稅的宗教組織,從事經濟活動目的,無不服務于社會慈善事業。它們對于社會、生活的倫理規約功能,常常制約著佛教系統的經濟行動模式。為此,在考察佛教經濟活動的時候,如果能夠從佛教經濟的結果,佛教經濟所能提供的社會公益活動來考慮,就能看到佛教經濟的社會意涵和社會形式。這是佛教發展的必然內容。一般的說來,寺院經濟大抵上是由寺院之自給性收入、布施性收入、薪金式收入、甚至包括了部分經營性收入集合構成。它們既是廣大信徒“廣種福田”的結果,同時也是僧尼專事修行的經濟保證。這些收入,除了寺院建設和保證僧尼修行之需外,還要以各種形式回流社會,賑災濟荒、捐資助學、從事各項社會公益事業等等,使寺廟在一定程度上成為具有社會財富分配的“蓄水池”作用。  因此,在寺院的經濟自養、佛教的適應式自我發展,大都與社會-經濟的服務經營活動,存在著必然的內在關系。寺院興辦經濟實體,開展自養經濟活動,理所當然的就是佛教與社會相互適應的基本條件之一。此外,寺院也通過這些經濟活動,促進了宗教職業者與不信教公民直接的交往和了解,取得了多方面的社會共識。   依據佛教福利觀的分類形式,我們可以梳理出制度性的社會福利觀、施舍性的慈悲福利觀和功利型的因果福利觀等若干形式 ,并能夠在每一種福利觀之中尋找到三種相應的佛教行動模式。在與其制度性社會福利觀相互適應的層面上,構成一種“政教型佛教經濟”;在與其施舍性慈悲福利觀彼此適應的形式上,構成的是“弘化型佛教經濟”;而在其功利型因果福利觀層面之上,佛教僧侶乃至信徒們建構出來的,則是一種“靈驗型佛教經濟”模式。

                    福 利 觀                      經濟行動
          制度性的社會福利觀        政教型佛教經濟
          施舍性的慈悲福利觀        弘化型佛教經濟
          功德型的因果福利觀        靈驗型佛教經濟

          正是這樣三種類型的經濟行動,可說是當代中國佛教經濟活動的主要模式。它們左右著中國佛教神圣與世俗的關系處理,它們制約著佛教寺院經濟在承擔部分社會公益事業的行動特征,同時,它們也在直接影響著無數佛教信徒,在接近佛教、了解佛教,接受它們的功德文化而信仰佛教。或許,這么些慈善服務的宗教行動方式,在今后佛教經濟的發展中,有可能按福利國家的各種社會福利活動中,所隱含的公義(justice)、權利(right)、非個人性(impersonal)與常規性(regular),建構一種“制度化行善”(institutionalized charity)的經濟模式,把佛教對于行善布施和功德福報的強調,作為回向給八方眾生的“非對稱性交換關系”(asymmetrical reciprocity)。就佛教經濟的邏輯本身而言,當代中國的佛教經濟,如何能夠超越了佛教領袖的個人認知慣習、同時亦超越了佛教信仰者個人間的神圣崇信行為,把佛教經濟活動的公共意義,予以進一步的制度化設計,以形成社會價值整合的連帶關系(social solidarity),即如何讓寺廟、佛教經濟成為人們日常生活、社會經濟的一個必要的構成部分,如何使佛教、寺院經濟成為社會經濟的一個有機構成,進而把佛教經濟與社會福利、佛教倫理與經濟倫理之間的壁壘雙向打通。這才是目前中國佛教寺院經濟面臨的最大問題。倘若是一個已經具備了現代社會管理制度的寺廟,同時也擁有了能夠進行現代社會組織經濟管理人才的現代寺廟,那么,人們擔心的事情,似乎就不是佛教應當不應當從事社會經濟活動,而是如何去從事社會-經濟活動,如何在佛教進入社會的機制設計層面下功夫,社會如何為佛教經濟之活躍提供應當的公共空間。如果該空間狹小,或難以容納佛教經濟之能量,那么,就會存在一種制約寺院經濟活動的制度化隔閡,從而難以建構一種制度型的佛教行善模式,難以建構為一種“概化的權利與義務”(generalized rights and obligations)及其社會共識(social principles)。  殊不知,這才是佛教發展的瓶頸,而非人們斤斤計較的浮在表面的寺院經濟現象。對此,不知諸位有識之士,以為然乎?!

          免責聲明:

          1.來源未注明“佛教在線”的文章,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佛教在線立場,其觀點供讀者參考。

          2.文章來源注明“佛教在線”的文章,為本站寫作整理的文章,其版權歸佛教在線所有。未經我站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及營利性性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歡迎非營利性電子刊物、網站轉載,但須清楚注明出處及鏈接(URL)。

          3.除本站寫作和整理的文章外,其他文章來自網上收集,均已注明來源,其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權益的地方,請聯系我們,我們將馬上進行處理,謝謝。

          收藏本頁】【打印】【關閉
          查看更多>>

          最新評論

          請您發表感言,注意文明用語并遵守相關規定

          我要提問

          VIP用戶名: 密碼: 我要成為VIP會員
           

          李向平簡介

          李向平,祖籍湖南邵東,歷史學博士,教授,宗教社會學方向博士生導師;現在為華東師范大學哲學系,宗教與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曾前往日本橫濱市立大學、大正大學、大阪大學,美國波士頓大學從事訪問研究。主要研究領域:中國宗教史、當代中國宗教、宗教社會學。代表性著作:《祖宗的神靈》、《王權與神權》、《救世與救心--中國近代佛教復興思潮研究》、《死亡與超越》、《文化正當性的沖突》(論文集)、《中國當代宗教的社會學詮釋》、《信仰、革命與權力秩序-中國宗教社會學研究》等,并在海內外學術刊物上發展論文百余篇。

          特約信息服務:15810041584

          傳真:51662115轉8013    技術支持:13391787800(24小時)   信箱:admin@fjnet.com   QQ:847698935    在線留言   

          吉祥寶塔迎請:13391787876/13391787875    010-51662115轉8027或8026   010-51656995

          投稿:13391787886   010-51662115轉8005   信箱:news@fjnet.com(國內)fo84000@gmail.com(國際)   QQ:983700265

          辦公地址:北京朝陽區外館斜街甲1號泰利明苑A座公寓8-11C  郵編:100011  乘車路線及地圖

          Copyright 1999 - 2011 佛教在線  網站地圖  義工報名QQ:1279236572

          All Rights Reserved Buddhism Online

          妓千院导航